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四面楚歌 > 正文

深秋里的父亲_情感文章

时间:2018-01-02来源:一脉相承网

“丫头,不好了,你爸瘫倒了,以后这日子我还怎么过啊?”梦中的母亲痛哭流涕。我猛地一惊,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后脊梁一阵发冷,好似穿骨的冷风刺进骨髓来“哦,原来是一场恶梦,感谢苍天,多亏是一场梦!”我右手捂着胸口,长叹了一声。

我急急地摸起床头的手机,打开那个熟透于心的号码,却怎么也没有勇气按下那个绿键。一种莫明的怕,从父亲查出脑梗塞那天起,就一直萦绕于脑,潜藏于心,并时常走进我的梦里来。

抬眼望向窗外,已是深秋时节,地上落黄一片。小区里晨起的清洁工正把一堆堆的落叶扫进簸箕,装上垃圾车,不知将要运向何方。

已是秋凉,不会收拾自己的父亲还穿得那么少吗?每天晨起一杯白开水,可以稀释血液,父亲,您忘了没有?还有,定期去村卫生室测量血压,您按时去了吗?降血压的药您用完了没有?父亲啊,天冷了您可千万千万别冻着。到药店去看看吧,给父亲买两盒降血压的药。<汉中治疗羊羔疯最好的方法/p>

我蹬上单车,朝街西头骑去。突然,一阵儿时就很熟悉又很不愿听到的唢呐声从街道的远处传来。蹬车的速度一下子降到了零,停下车来,真不想再往前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

晚秋时节,街道两旁的法桐树叶在秋风的淫威下纷纷夺枝而下,刷拉拉地刮过面颊、耳际,铺满树下。不经意地踏上去,鞋底便“簌簌”而响,再回首瞧时,叶络已碾然碎粉。

握着单车的手柄缓缓的朝前走去,唢呐的哀声顺着风劲越来越响地钻进耳朵来,唢呐声中隐约夹杂着撕心地哭喊声、嘈杂声。远远地望去,街边的一处人家,门口人头攒动,门前的法桐树下已成了纸花的海洋,白色的挽联在风中飘逸着。

我突然调转车头,改去其它的药店。正在此时,迎面走来两个西去奔丧的人。一个人说“两个月前我和陈老爷子还在一起下棋的呢,怎么人说没就没了?”另一个说“天气冷了,老年人体质弱,抗不住呀,老年人去世多在冷天。”辽源癫痫病医院在线预约挂号我急急地摸起电话,使劲地按了一下那个绿键,我要立即知道父亲的情况,任何时候没有此时来得更迫切。

“是丫头啊,我很好,昨天骑着电动三轮车到镇医院做了检查,高压很正常,只是低压还有点低,医生说是降压药吃多了,要立即停药。”父亲的声音苍老而缓慢,音质明显弱于夏天的时候。

“爸爸,你身体这么差,怎么还一个人骑着三轮车去镇上?听你说话的声音,你的精神比以前差多了,走路时腿脚还是没劲吗?头晕不晕啊?家里重点的活,你就叫哥哥或者侄子们去做吧,你不能做就不要硬撑着……”我急急地说着。

“你哥他们也在镇上上班,每天都很忙,不去打扰他们了,自己能做的事就尽量自己做吧。”父亲缓缓地说着。

我无力的挂了电话,强忍着泪水,仰头向树梢望去。突然,一枚落叶跌落到我的脸上,枯干的叶齿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划了一下,有点微微生疼。

父亲在六十池州市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羊羔疯年代的饥荒岁月里生养了大哥大姐;在接踵而来的文革岁月里生养了二姐三姐;在后来并不富裕的年代里生养了我和小弟。父亲的一生过得很苦,少年伤父,青年伤偶。当然,这种遭遇和那个特殊的年代是不可分割的。到我记事起,父亲已人到中年。在我印象中,父亲一生好像只忙两件事,那就是如何养家户口,如何为我们供书上学。在父亲的人生字典里,重来没有一个“闲”字,白天在田间劳作,晚上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拔着算盘为队里窑场代账。艰难的岁月终于苦尽甘来了,我们姐妹六个都过得很好了,父亲再不用为生计而奔波了,可以衣食无忧地安享晚年了,病魔找上门来了。

两年前,当医院盖着红章的诊断书上醒目地写着三个黑色的大字—“脑梗塞”我们都傻眼了。一种恐慌笼罩着我们全家。我和姐姐们每逢节假日都会回去看看父亲,给父亲买些穿的、吃的,陪父亲话话家常,除此之外,我们竟然不知道自己还能为父亲做些什么。大包小包的营养品买回去,医生说高营养的东西要齐齐哈尔羊羔疯医院在线预约挂号少吃。新衣新裤买回去,穿在父亲身上晃悠得厉害。年高体弱,连去个县城都觉得费劲。

背着父亲时,母亲的眼睛总是红红的。父亲呢,好像并不悲伤,每天清晨,迎着晨光,扫着一地的落叶。落叶上错综复杂的脉络,像极了父亲额头的皱纹,皱纹里经常是金光闪闪,阳光喜欢在那里安营扎寨。父亲试图把所有的哀怨清扫干净,只留给家人干净的院落,安逸的心情。

叮铃铃,叮铃铃——,行人清脆的车铃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眼前。人生啊,生老病死,亘古不变的一个千古定律,无论你是惊才还是绝艳,都逃不过最终的宿命。只是父亲,父亲的一生太苦了,太亏了,青年时,生不逢时;年老时,时不我待。父亲为子女奉献了一生,到老了,却无孝子孝女侍奉左右。晶莹的泪光中,我仿佛看到父亲独自一人踽踽独行地行走在深秋的寒风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