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前仰后合 > 正文

还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优美散文

时间:2018-01-02来源:一脉相承网

1.

爸爸离世了,我很难受。今天是复三的日子,刚刚和姐姐去了趟坟地,给爸爸烧完纸往回走的路上,忍不住再一次的伤怀落泪。

不清楚哭晕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这种对至亲突然离去的不适会持续到多久。脑子迷迷糊糊的,掉进了悲痛边缘,没有任何安慰,安慰在此刻无济于事。

接到姐姐打来爸你病重的电话是在一月十号早晨,姐姐在电话里带着哭腔,没多说,挂断手机,我匆匆忙忙的赶了一上午火车返回老家。早前,爸爸的身体一直不好,近一年以来,每次回来总听说时不时得输液,今年七十一岁的爸爸成了个标准的药罐子,每天都要服很多种药,爸爸的老病肺结核,再加上心脏不好,腰也驼的历害,使得爸爸的状况不容乐观。

这样猜测到家,看到刚输完液坐在椅子上的爸爸,气色一点儿也不好,印堂发青,整个人一点儿精神也没有。爸爸吃了根我买回来的香蕉,又吃了两嘴侄子做的饭。我问了问爸爸的身体状况,然后,和妈妈又和平时一样因为心疼抱怨了一顿爸爸年青时做的傻事。爸爸看起来只是有点虚弱,劝他去床上休息,却没想到刚躺了没几分钟,爸爸闭着眼呕两下吐了起来,没吐出什么东西,嘴唇突然间变成黑紫色。第一次见这症状,我慌得不知所措。妈妈赶紧喊侄子,侄子跑过来喂了几粒速效救心丸,荣他爹。妈妈带着哭腔喊,爸!爸!我颤声叫。几个人手忙脚乱摩一会儿,爸爸才有点清醒了。等到侄子把姐姐都喊过来,我们几个人围坐在爸爸身边说了一会儿话,爸爸还能认清我们姐妹几个,指着侄子问这是谁,爸爸说是彦军。那是我叔叔家儿子,他认错了。又指着二姐的儿子问,还说是叔叔家儿子。爸爸意识不清楚了。

姐姐买的鞋子因为爸爸的脚肿得历害穿不上,去换了一双大号的回来,姐姐悄悄先买回来装裹得衣裳。不敢让爸爸看到,我们偷偷瞧了瞧,下午,爸爸在床上靠着被子坐到傍晚,再躺下没一会儿,姐姐正要出去,我发现爸爸的嘴唇突然又一次变成黑紫色,忙叫姐姐和侄子,大家都围过来手忙脚乱的抢救爸爸,可是,这次爸爸没有一丁点反映,眼睛闭得死死的,喉咙里掐了一口痰再也翻不上来。好久,姐姐摸了摸爸爸的不再跳动的心脏,妈妈要姐姐翻开爸爸的眼皮看一看眼睛的声音,眼皮翻开后我看到一双眼神发散毫无光彩有点发黄的眼球。不行信阳手术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了,你爸怕是走了。这一句一锤定音的话把我们所有生还的希望全部都带走,我的心在瞬间被抽离,痛如刀割。爸!爸!你不能走!!!不能走!!!我和姐姐哭倒在床上。别哭了,别哭了。妈妈在一旁不停的安慰。哭了一会儿,趁着爸爸的身体尚有余温,忍住悲痛拿出来下午新买的装裹给爸爸穿上。

爸爸的脸色看起来很正常,和平时没多大两样,只是嘴巴因为抽搐没合上,给爸爸抚了好几次嘴唇,爸爸的嘴终于能合在一起了。拉着爸爸的手坐在旁边,我觉得爸爸好象是睡着了,一点儿也不象是死去了的人。

有的人死了便了死了,而有的人死了他却永远在你心里存活。生命或轻或重,只看他在你心中的份量。

之后,大家打电话通知亲属,准备葬礼事项。第二天,我和二姐各人一份猪羊寿桃,一个花圈。大姐买了一套新衣,两份掸单。亲戚们有剪引坟杆的,有订酒席,生火做饭的,有做孝服孝帽的。住在楼上暖气很热,担心爸爸的尸体放久会变臭,冰棺当天晚上拉了回来,把爸爸装进去。

这样忙活到第四天上午十点多,按照总管的指示,要出殡了。在明白这一时刻以后,我将再也见不到爸爸在世时的面容,扶着爸爸的灵柩,在盖上掸单时,我悲痛欲绝,泪水止不住得掉,肠子一阵阵的翻腾,想起此生此世爸爸对我无限的疼爱,想起爸爸辛劳清苦的一生,对父爱的不舍,眷恋。对命运的不公,爸爸的想念汇聚成一股巨大的悲伤,痛击我心肺。哭到一塌糊涂,所有的劝说在此刻无济于事。

我多想爸爸能活过来,听一听他在耳旁絮叨的声音。多想爸爸能好起来,和我在不远的将来住一起,让我好好的尽尽孝心呀。可是,这一切都太晚了。

泪眼婆娑中,跟在姐姐身后一块儿去出葬,前面,有我老公,儿子,侄子,姐夫,哥哥们,后面有我表姐表妹,堂姐堂妹们,走一路磕几个头,走了很远停下来,我和二姐坐上放爸爸的汽车,几个人去火葬场火葬。

你把手放在爸爸的头前面,别让他撞到前面的车座上。姐姐嘱咐大姐夫说。我在姐姐对面哭哭啼啼,别老哭了。姐姐说。姐,我们再也见不到爸爸了。我一头扑进姐姐的怀里痛哭起来。姐姐抱紧我没说一句话。姐,我摇着她的身体不停的叫,姐!姐姐!!!也许此刻唯有她能体会得到我这种复杂的心情哪里治疗癫痫好吧。

我至亲至爱的爸爸没了,在这个世界上,无私疼爱了我们一生的亲人没了。这种绝无仅有的父爱,能够给予我们的仅有一次,再也没有别的人再无私的疼爱我们了。

而现在,这个世上,爸爸留在世上的我和姐姐两个骨肉原来是如此的渺小,渺小到什么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也不会有几个人真正的想念。

姐,姐,姐姐。我摇着她的身体晃,象小时候一样在她的怀里撒娇。妮儿。姐姐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你听我说,妮儿。姐姐叫着我的乳名说。你想开点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依然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姐姐就问:你听我话不?靠在姐姐的肩上,我点点头。姐姐好象说了点老公和儿子的两句什么话,我清醒过来,渐渐止住了哭声。

原来,每个都需要真心的疼爱,只是,最后,你把自己留给了谁???

2.

登上离开家乡的汽车,我知道我的生命将再一次启航,离开这座带着死亡气息的城市,回到到老公和儿子的身边。我不确定到了另一个城市我丧父的悲痛心情会好起来,心里象压了块巨石,没有太多想要和谁诉说的欲望,只能默默地行走,不停地写作,一直写到无话可说,走到累晕过去。

死亡,呵…多少可怕的字眼,从前总是怪自己胆小,连夜路都不敢走的女孩,更别提参加亲戚的葬礼了,哪一次回到家不是心惊胆颤多少天,老感觉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跟上了你,随时随地祸害你一样。可是,当我真的失去了父亲,当我也有这一天要面对这件事时,我心里反倒一点也不害怕了,我甚至希望躺在棺材里的父亲能突然坐起来,突然开口和我讲话了,因为,这就意味着他还活着!我又可以象从前一样和他拉家长,享受他无处不在的关爱了!

而这,只是我的想象!!!

我拉住父亲的手一遍遍地抚摸,手早已没有了温度,却浑然不知的一遍遍去抚摸!

爸爸走了!你是个单亲家庭!!爸爸走了!你是个单亲家庭!!!如雷般的响声在我的头顶炸开来,一如我此刻破碎不完整的心。

翻出挎包里问妈妈要到的爸爸的遗物,是一块表壳有道裂纹的银白色老式手表,这块陪伴了爸爸多年的手表,带着爸爸特有的体温,摸在手里暖暖的,一如爸爸就在眼前,睹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最好物思人,我忍不住泪水涟涟。你爸心疼你,人走了也不忘了给你做点好事,把你身上的病一块带走。耳轮中妈妈的话再次响起。前两年,我身体不太好,患上冠状动脉供血不足的病后,左侧胸里的哪根筋不对劲,不能左侧姿势睡觉,那个姿势一躺下,老是听到咯噔咯噔的筋跳声,不难受也不疼,就是听着有规律的跳声心里麻烦得不行,后来就一直保持右侧姿势睡觉。

复三那天傍晚,姐姐的女儿闹得厉害,无意识得左侧身子去抱了她的小身体逗她,抱了一会儿,左胸里的筋居然第一次安生起来,没一点不正常的动静。我顿时惊讶,不肯相信又试了几次,左胸果真莫名其妙的好了。妈妈讲了一个类似的发生在身边的故事,那个人原来身体不好,也是老人死后,身体忽然好起来。妈妈说这是爸爸心疼我,把我的老毛病带走了。

原来父爱无处不在,我相信,爸爸对我的爱是超越时空,具有某种神奇的力量的,它会在某个需要的时间及时到达。

3.

离开老家几百米远向阳的北坡上,是我们栾家世代的坟地,地方不大,却一字排开埋葬着三个爷爷辈的遗骨。南面立着清朝,民国时期已经被岁月冲洗得刷白的两个祖先的石碑,从北至南依次立着二爷,三爷,四爷的石碑。碑文上记录着各自的家族史,立碑时间。最北面二爷爷是我们一家子的,前些年,姑姑特意嘱咐我爸妈立碑,立碑时我应该没回来,一点印象也没有。烧完一七纸就要离开老家那个上午,仔细观看碑文时,发现妈妈的名字旁边应该是爸爸的名讳,中间的一个喜字改成了德字。这是谁?我问姐姐,谁叫XXX???应该是咱爸。姐姐猜测说。爸爸不是叫XXX?恩,咱姐夫叫XX,那个庭字重了,爸爸为了区别开父子关系,看着好看把自己的原来的名字改了。姐姐解释。

看,爸爸就是这么个宁愿委曲自己也不舍得委曲家人的人。

闺妮,影像飘浮到2012年正月初一春节的那一天。爸爸在视频的那端一声轻唤,唤醒了我所有对亲人的思念,泪眼婆娑中,哽咽得无法呼吸。2011年是难忘的一年,爸爸那年整七十岁,早就打算好在爸爸生日的时候,给辛劳了一生的他过大寿。四月初四那天正逢周末,我带上儿子买好礼物坐上火车去给他过生日,爸爸那天特别高兴,晚上,二姐、二姐夫、二姐的儿子都聚到大姐家宜宾治疗癫痫病最好的研究院了。大姐夫也正好坐班车回了家,除了老公没来,该来的都来了。爸爸和妈妈那天是有史以来最高兴的一天。我拿了相机给爸妈拍了很多照片,吃蛋糕时又录了像。爸爸吃蛋糕时激动得把蛋糕都不小心掉到桌子上了。

下半年,我开始工作,到了年关,按照惯例,总是要去看望父母的,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单位只给了三天轮休,给我安排的时间也不合适回老家,2012年春节,我第一次没回成,心里本来在爸爸过完生日后挺惦记他老人家的,等到大年初一一大早在网上给大家拜年,轮到爸爸,突然间失控的哭了起来。

闺妮,爸爸一遍遍的叫着我的乳名,我在这边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话来,爸爸也在网络那头低声地啜泣。良久,妈妈在爸爸身后责备着安慰:有什么哭的,哭什么哭,过两天孩子就回来了,又不是不见面了。

那个时候爸爸已经有病在身了,我猜,可能,爸爸有了什么不祥的预兆了吧。生命无常,我又何尝不是时刻在惦念着他,想念着他呢。

这是有生以来,爸爸第一次在我面前落泪,也是印在我脑子里唯一一次真情流露的泪。因为它的稀有,所以显得格外的珍贵。爸爸一直是个有泪不轻弹的好男儿呀。爸爸一直是个不怕吃苦不怕受累的好男儿呀。爸爸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呀。

爸爸舍不得离开我们,我们更舍不得离不开爸爸。我们本来就是相依为命的一家人呀。

我是一个从上初中就离开家的人,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一直住校,大学没毕业一年就结婚,结婚后由最初一个月一次的看望,到后来搬家到另一个离得更远的城市,换成逢年过节才回家看望,呆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少得可怜,没有人能理解我那种很深的能陪在父母身边的缺失感。我对他们最深最浓的不舍与思念。

我羡慕我姐姐拥有的一切,我却没有。

而这一次,烧完一七后,我又得要离开,一走多少天,等到年前再来烧一次,中间只有两个姐姐来给爸爸烧纸了。爸,我想你。哭着离开坟地的路上我抽泣不止,爸,我想你。

爸,我想你。你听到了么?即使我不说,你也是泉下有知的。对的对的。

------分隔线----------------------------